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新闻 >

20多年他辞职守望飞翔解开“叽叽喳喳”的秘密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1-15 点击数:

  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常年穿行在密林深处或湿地小草间,与各种美丽的鸟儿打交道。他们常常很快就发现隐蔽在树冠上或躲藏在树叶背后的鸟,而且可以一下子就捕捉在自己的望远镜内。有时候哪怕听到鸣叫声,就能马上分辨出这是什么鸟。他们是“观鸟导游”,工作职责是带游客赏鸟。近年来,我国积极建立鸟类自然保护区,实施濒危鸟类拯救行动,加强鸟类栖息地和迁徙停歇地拯救保护行动。这也让“观鸟导游”这一新兴的职业有了发展提升的空间。有了“观鸟导游”的带领,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加入了爱鸟观鸟的行列。今天,江苏爱鸟周活动启动,让我们跟随一位“观鸟导游”,一起去了解小精灵们不为人知的故事吧。

  这是观鸟大季,以往每年此时,章麟总会背上行囊,去郊野,去城市长久蹲守,寻找、等候、观察、记录。

  “我从小就喜欢鸟,它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。”41岁的章麟说。1999年,章麟考入南京航天航空大学。专业是空中交通管理与签派,跟鸟儿没有一丝联系。因为大学靠近紫金山,他常和朋友们结伴去爬山,无意间与鸟儿结下了不解之缘。“这里有一种个头大约是鸽子两倍的鸟,嘴巴猩红,腹部雪白,特别显眼。”不同于城市里常见到的小麻雀或乌鸦,年轻的章麟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。此后,章麟渐渐入门,他买来摄像器材,利用课余时间上山观鸟。

  章麟接触观鸟的1999年,正是国内观鸟活动开始普及之时。生态作家刘克襄在《鸟人》里曾经这样描述过观鸟者:透过望远镜,对准一只远方的鸟,将它拉近,放大于眼前,然后,翻开一本鸟类图鉴,逐一对照,查寻它正确的名字与解释。他,或者他们,经常旅行于山上、海边与郊野,甚至就近在城市观察。章麟就是其中之一,2000年,马敬能编著的《中国鸟类野外手册》出版,章麟的查找又有了一定的依据。

  2003年毕业后,章麟在上海航空公司找到了一份签派员的工作。工作闲暇之余,他加入了当地的野鸟会,和一群喜爱鸟类的朋友们,到各种鸟类聚集地考察,积累了丰富的观鸟经验和鸟类知识。2005年,章麟做了一个决定:辞职,专心从事鸟类探索研究和保护工作。“辞掉航空公司的工作后,自己晃荡着看了一段时间的鸟,也有零散地带人看鸟。没有刻意要往观鸟导游上发展。”章麟说。2007年,通过旅游公司,一对来自英国的情侣向章麟发出了邀请,去江苏盐城看丹顶鹤。

  专业知识、专业器材、一口流利的英语……章麟首次鸟导工作得到了游客的认可,获得了不错的评价。十多年来,章麟接待了来自德国、比利时、丹麦、加拿大等30多个国家的众多观鸟发烧友及学者。在章麟的带领下,很多外国游客欣赏了中国特有的鸟类。

  观鸟导游在中国是一个新兴的职业,像章麟这样的职业“鸟导”不足20人。在章麟看来,观鸟不仅会给鸟类研究提供很大的帮助,同时也能在潜移默化中带动更多人关注自然,保护环境。

  衡量一个环境是否平衡,正是这个区域鸟类的数量。江苏地跨南北两个气候带,鸟类资源十分丰富。目前江苏分布的鸟类有多少种?江苏省动物学会副理事长、南京林业大学生物与环境学院教授鲁长虎介绍,根据多年来的观察和统计,目前江苏记录在册的鸟类已超450种,占全国鸟类种数的近1/3。

  观鸟20余年,章麟对鸻鹬类格外感兴趣。江苏省特别沿海地区是世界级的鸻鹬类热点地区,也是章麟的重要观鸟地。“我是一个不容易兴奋或激动的人,但如东却是一个让我每次去看鸟都很激动的地方。”章麟说。“那里水鸟的数量十分庞大,种类很多,也是学习水鸟知识的好场地!站在一望无际的滩涂上,看见满满一地都是鸟,突然有猛禽飞来,水鸟受惊群起而飞,放眼看,天空没有一处不是鸟。水鸟惊飞的叫声在耳边此起彼落,那种震撼真是非笔墨所能形容,绝对是大自然的经典画面之一。”对如东的观鸟场景,章麟记忆犹新。

  在深入考察中,章麟和同伴们也在这里发现了多个江苏鸟类新记录。“比如连云港是国内唯一已知的斑海雀与白嘴潜鸟(也称黄嘴潜鸟)的越冬地。其他重要记录,如东台的卷羽鹈鹕数量刷新了此前的东亚地区总数量估计值。另外我们熟知的盐城保护区是丹顶鹤的重要越冬地,它们迁徙时也会在连云港停留。”章麟说。令他倍感自豪的还有对中华凤头燕鸥的观察。“中华凤头燕鸥上世纪30年代后就观测不到了,一度被认为灭绝了,直到2000年才在马祖重新发现。江苏的观测总共两笔记录,均于如东同一地点。我是唯一这两次记录均在场的人。第一次是2016年8月对上海江苏等地的观鸟爱好者进行水鸟调查的培训。我把望远镜指向常见鸟黑尾鸥,说让大家来好好学习一下黑尾鸥,结果看到黑尾鸥旁边站着中华凤头燕鸥。第二次是2020年9月我们在调查中记录到,并涉水(水深至大腿根)靠近拍摄。”

  鸟类是湿地的常客,对反映整个湿地生态系统现状具有重要指示意义。江苏湿地面积达282万公顷,是全国湿地资源最丰富的省份之一。在考察研究鸟类,推动中国黄(渤)海候鸟栖息地成为世界自然遗产的这些年中,章麟有一些意外的收获。章麟说:“泥沙输送形成了大片的潮间带滩涂,是很多湿地鸟类特别依赖的生境。这样的生存环境在迁徙鸟类迁徙经过江苏时起到补充能量的作用(称为加油站)。自发现如东至东台的勺嘴鹬后,一直以为它仅仅是春秋时节迁徙会经过江苏。学界对年轻的不参与繁殖的勺嘴鹬在哪里度过夏天基本一无所知。夏天其它不参与繁殖而在江苏渡夏的鸻鹬类也不多,因此夏季并不是监测重点。有一年6月的雨中调查,鸟不多,能见度也差,观鸟乐趣较低,准备撤离时,在车里发现有少量鸻鹬类距离较近。于是将车头对准它们,借助雨刮器,勉强透过车窗用低倍望远镜随便观察,但竟然发现一只勺嘴鹬。于是徒步至滩涂,在大雨中用高倍望远镜发现更多只勺嘴鹬,逐步开始了解它们在江苏渡夏的情况。”

  新华日报·交汇点记者了解到,江苏湿地保护体系正逐步完善,自然湿地保护率从43.8%提高到58.9%。其中,长江沿江、太湖流域、淮河流域、滨海湿地地区自然湿地保护率分别达51.7%、63.5%56.7%、59.6%。全省已有世界自然遗产地1处、国际重要湿地2处,建立省级以上湿地公园达75处,其中国家湿地公园27处(含试点)、省级湿地公园48处,建立湿地保护小区457处,重要或典型湿地、重要水禽栖息地、重要水源区湿地资源逐步得到保护。

  “爱鸟护鸟,万物和谐”。鸟类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,切实加强鸟类保护工作,对于保护野生动物资源、维护生态平衡、保护和改善人类生存环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多年来,我国持续加大鸟类保护力度,鸟类资源得到不断恢复和发展。“希望大家都能重视起来,保护这片土地。”章麟说。春天到了,章麟推荐人们去丘陵观察树林中的鸟类,以及空中迁飞的猛禽,也可以去沿海连云港、盐城、南通的海边滩涂或者内陆平原的河湖湿地等地,体验观鸟活动。不过作为一名专业人士,章麟也提醒,在沿海滩涂尤其需要注意潮水的涨落。不了解的话不要在滩涂上行走,哪怕是越野车也是不能随意下滩涂,很容易发生危险。